能源转型势在必行业界高层并州发声

2016-08-06   作者: 采集侠   来源: 网络整理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副秘书长安洪光:电力消费增速放缓 供应能力总体富余7月19日下午,在2016夏季全国煤炭交易会煤电分论坛上,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副秘书长安洪光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副秘书长安洪光:电力消费增速放缓 供应能力总体富余    7月19日下午,在2016夏季全国煤炭交易会煤电分论坛上,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副秘书长安洪光表示,我国的电力发展步入新常态,电力消费增长速度放缓,预计全年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2%左右,电力供应能力总体富余,部分地区过剩。
    安洪光认为,当前我国电力工业发展主要呈现出六大特征,一是电力消费增长速度放缓;二是电力消费结构优化,发展动力转换;三是地区用电分化趋势明显,东、中部地区用电增长稳定作用突出;四是发电结构绿色化转型持续推进;五是电力供需形势总体宽松,部分地区过剩;六是煤电企业效益面临较大的下滑压力。他用了一组数字来佐证这一观点。
    “十二五”时期我国全社会用电量增长5.7%,比“十一五”时期回落了5.4个百分点。其中2015年全社会用电量是5.55万亿千瓦时,同比负增长了0.5%,比2014年回落了3.3个百分点。今年上半年全国全社会平均用电增长2.7%,同比提高了1.4个百分点,总体好于去年同期,但总体增速持缓。从电力消费结构来看,黑色金属冶炼和建材行业用电负增长,是全社会用电放缓、第二产业用电负增长的主要原因,与之相反的是第三产业和城乡居民用电的快速增长是电力增长的动力所在。与此同时,近年来风能、太阳能等非化石能源发电投资呈上升态势,以两位数的增速增长。
    基于新常态下的我国电力发展形势特征,安洪光认为2016年全年用电形势总体维持低位平稳增长的走势,电力消费总体好于2015年,预计2016年全年全国全社会平均用电增长2%左右。从电力供应来看,预计2016年底全国装机容量达到6.3亿千瓦,电力总体供应能力富余,部分地区过剩。
    放眼未来,安洪光指出,“十三五”期间电力消费年均将增长3%-6%。电力发展目标是到2020年全国发电装机容量达到20亿千瓦左右,发展战略重点是构建清洁、高效、安全、可持续的现代能源体系,实施节约优先、立足国内、绿色低碳、创新驱动的四大战略。

本报记者 张剑雯

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张子飞:加快创新推进转型    “能源绿色转型,就是要全方位推进能源革命,加快能源技术创新,建设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要将化石能源清洁化、清洁能源规模化、能源供应智能化。”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张子飞通过对清洁能源发展趋势、煤炭的清洁生产、清洁的煤炭产品、煤炭的清洁利用四个方面的分析,提出了他的思考。
    张子飞说,虽然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化石能源仍是全球能源消费的主体,但全球清洁能源投资稳步增长,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发展迅猛,能源清洁化、低碳化成为世界各国能源技术突破的重点方向。在我国,2015年煤炭消费比例64%,呈下降趋势,预计到2030年仍将占50%,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发展迅速。
    在我国能源绿色转型中要依靠科技创新,实现化石能源清洁化、清洁能源规模化;能源体制机制改革,建立协调耦合、开放共享的能源系统。从供给侧改革来看,能源供给侧的绿色转型是关键。减少无效供给,化解能源领域产能过剩;增加绿色供给,增大清洁能源供应比例;扩大有效供给,理顺清洁能源促进机制。
    张子飞表示,神华集团就是以生产质优价廉、洁净环保的产品为目标,建成安全、高效、绿色、智能、和谐的世界一流煤炭产业体系,按照集约开发、安全高效、科技利用、保护环境的发展方针,加快煤炭产业转型升级和提质增效。作为我国一流的以煤为主的大型能源企业,它的发展无疑具有引领和示范作用,特别是在煤炭行业的转型发展中,可以说是一个转型发展的成功案例,给其他的煤炭企业转型发展提供了好的思路。

本报记者 张剑雯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屈秀丽: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是首要任务    “今年上半年,整个钢材价格有了大幅增长,超过了预期。”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屈秀丽对记者表示,国家稳增长、推进供给侧改革、化解过剩产能等宏观政策陆续出台,钢材市场预期明显增强,钢材价格回升,企业效益有所好转,这些都给了市场一定信心。
    根据钢协统计,钢材价格并非一直在涨,而是有过大起大落,市场呈现明显波动。数据显示,6月末,钢材价格指数67.83点,比年初上涨20.33%,比4月份最高(84.66点)下降19.88%,同比上涨1.71%。分月份来看,1月、2月缓慢回升,3月、4月大幅回升,5月、6月大幅回落。屈秀丽分析,钢价回升原因主要是产量减少、库存偏低、需求增加、市场炒作等;而回落原因则是由于产能释放、需求减弱。她认为,下半年钢材市场需求不会有大的变化,总体将相对平稳。
    她坦言,当前我国钢铁工业仍然面临产能严重过剩、产业集中度低、产品同质化程度高、区域发展不平衡、行业盈利能力下降、企业间分化加剧等问题。因此,首要任务是切实化解过剩产能。
    “通过化解过剩产能,得以处理僵尸企业、安置富余人员,建立企业退出机制;通过严格执法,可以加快淘汰落后,建立优胜劣汰、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加快兼并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同时结合产业布局调整,钢铁企业间兼并重组、破产整合步伐也将加快。”屈秀丽说。
    她指出,钢铁企业要坚持节能减排,走绿色发展之路。随着环保意识增强、标准提高、处罚力度加大,节能减排、绿色发展是钢铁企业持续发展的重要前提。同时整个钢铁行业也要积极适应经济发展,不断推进转型升级,通过“互联网+”推进技术创新,实现钢铁强国。
    “今年的钢材市场有利有弊,国家给了指导意见,企业要想盈利,关键在于自己如何进行市场定位、调整结构,提高质量和效率。实际上企业内部潜力很大,如果能将原燃料价格控制住、品种结构优化好、管理改革进一步深化,钢铁行业应该能够维持上半年效益水平或者略有增长。”屈秀丽对钢铁行业的未来充满信心。

本报记者 王蕾

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武华太:要主动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山西焦煤集团公司将抢抓改革机遇,强化内部管理,加快提质增效,增强发展活力,全面推进现代化新型能源集团建设。同时,山西焦煤集团公司将坚决贯彻落实好国务院及省政府出台的相关文件精神,带头执行好各项决议,按下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快进键’,带头去产能、减产量,为早日实现煤炭行业的脱困而努力奋斗。”7月19日,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武华太在全国夏季煤炭交易会煤钢分论坛上发表了这一言论。
    武华太表示,供给与需求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两者互为条件、相互转化。过去多年来,我国强调从需求管理的角度进行政府宏观调控,推动经济实现高速增长。但问题是,需求侧的“三驾马车”目前都面临不小压力。特别是我国正处于“三期叠加”的发展阶段,如果继续采取刺激需求的方法来解决问题,不但边际效应递减,从长期来看,也只会让经济结构粗放、不合理的问题更加加剧。
    当前,我国经济的主要矛盾已转化为结构性问题。要解决好结构性问题,就必须在适度扩大总需求和调整需求结构的同时,更多地从供给侧发力,把改善供给结构作为主攻方向,实现由低水平供需平衡向高水平供需平衡跃升,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寻找经济增长新动力。
    武华太告诉记者,在落实去产能、减产量政策的过程中,不管是从短期看职工思想的变化,或是从实践中看去产能的实际效果,以及从长远看去产能对于矿井现化化水平的提高,都能看到深化改革对煤炭企业带来的各种积极影响。
    煤炭和钢铁是唇齿相依的两大行业,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这两大行业应该如何推进?武华太表示,煤企和钢企要建立稳健的上下游合作共赢新型关系。一是要进一步加强“煤焦钢”产业链的联营发展;二是要积极推动炼焦煤企业优势互补;三是要在新形势新要求下不断创新营销服务模式;四是要积极争取国家政策的支持。他呼吁煤钢两大行业在去产能方面积极发挥国有企业排头兵作用,加大科技创新,开展技术攻关,追求煤炭的安全绿色开采和清洁高效利用。焦煤集团将通过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积极去产能、减产量,主动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本报记者 王蕾

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副总工程师刘延伟:创新才是企业“强身健体”特效药    “大宗通用产品一哄而上,重复建设、产能过剩,导致产品价格大幅下跌,效益下降,停车停产,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如丁辛醇、PTA、己二酸、丙烯酸及酯、冰醋酸、己内酰胺、环氧乙烷、BDO、氯碱、焦化等等。因此,在市场成熟、产能过剩的新常态下,创新发展是必须的。”7月19日,在2016夏季全国煤炭交易会煤化工分论坛上,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副总工程师刘延伟就“十三五”煤化工转型发展路径进行了演讲。
    他用一组数字展示了目前我国部分煤化工产品的产能过剩情况。
    煤制油:2015年产能278万吨,产量约132万吨,全年平均产能利用率仅47.5%;煤制天然气:2015年产能31.05亿立方米,产量16亿立方米,产能利用率为51.5%;煤制烯烃:2015年产能792万吨/年,产量648万吨,平均产能利用率81.8%;煤制乙二醇:2015年产能212万吨/年,产量102万吨,2015年产能利用率仅48.1%。
    对此,刘延伟提出了煤化工转型发展的路径:
    “十三五”企业必须痛下决心,转型与创新发展,不应在原地打转转,否则定会被市场出清。冶金焦、半焦、煤焦油、合成氨、氯碱、电石等低值高能产品竞争日趋激烈,政策风险加剧,利润空间几乎被挤干,属产能淘汰产业。
    “十三五”煤焦化工转型发展重点应放在存量规划上。依托现有煤焦化工企业,利用企业现有基础条件、人才和技术优势,合作建设大型气化平台,生产合成气、甲醇、CO等基础原料,集中建设烯烃装置,利用乙烯、丙烯、丁烯及丁二烯等烯烃原料发展羰基合成产品、加氢产品和氨加工产品等高附加值产品。
    他阐述了这样几个观点:
    创新才是企业“强身健体”的特效药,是做强(而不是做大)企业、提升企业竞争力和盈利能力、可持续发展能力的根本。
    企业必须沉下心来,默默无闻、潜心研究,通过5-10年耕耘,开发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技术和产品,才能走出困境,步入良性循环,转型与创新需要经历痛苦的过程,需要付出代价。
    搞一些“短平快”项目或眼前能“盈利”项目只能算是一针“强心剂”,仅能解决眼前一时之困,不能解决企业长远可持续发展问题。
    大不等于强(我国现有大多产业和产品规模都远远高于世界水平),也不等于拥有竞争力,在某些情况下反而是拖累。

  • 责编:采集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