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广晶谈房价引爆舆论场:撇开房价暴涨背后地方失责

2016-06-24   作者: 采集侠   来源: 网络整理

曹广晶谈房价引爆舆论场:撇开房价暴涨背后地方失责,遏制楼市依赖下地方政府的变异行为刻不容缓,而曹副省长的楼市“情怀”或许是一个信号。

  遏制楼市依赖下地方政府的变异行为刻不容缓,而曹副省长的楼市“情怀”或许是一个信号。

  对楼市高谈阔论的人太多了,有所谓的理性专家,有歪曲事实的“代言人”,有国外矢志不渝的“空军”,还有情绪式抱怨和谩骂的草根等等。政府官员谈论楼市,多为“讲政治、求稳定、表决心(调控楼市)”之举,见怪不怪。敢于“说真话”,触碰敏感话题、极易引爆社会情绪的官员可真不多。6月15日,湖北省副省长曹广晶在《湖北日报》刊发署名文章,谈论楼市,引爆了舆论场。

  曹副省长说了真话,这是网民点赞的地方。什么真话呢?政府怕房价下跌。事实上,有如街坊眼里的“皇帝新装”,这本不是什么真话,估计很多人都知道,政府确实非常害怕房价下跌。掐算一下也是这个理儿,房价上涨的时候,所谓的“打压”多数隔靴搔痒,而房价下跌时,救市可谓不遗余力、上下其手。但是,由一方主政者亲口说出来,就如同让皇帝失色的那个小孩一样。

  失色在哪里?就是楼市全面“绑架”与讲民生违背,这一事实被当事人摊开了。楼市“绑架”是多重的,既绑架税收和政绩,又绑架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绑架也是全周期的,房价上涨时,绑架经济增长和税收,房价下跌时,绑架系统性风险。在诸多“绑架”面前,民生很弱小。房价上涨时,本应增加保障和土地供应,但害怕冲击房价,保障房数字游戏和饥饿式供地就是这样来的。

  房价下跌,本应顺应民意,但各方主政者“谈房价下跌色变”,清一色地、不遗余力地救市。过去楼市“十年九调”,房价不跌反涨、甚至翻倍上涨,就是这样来的。楼市基本脱离其本来属性,异化为经济和政绩的工具,就在于像神一样存在的地方政府“操盘手”。诚如曹副省长所言,上世纪90年代以来,地方政府公司化的经营城市风气愈演愈烈,而“去库存”硬生生地去成泡沫,也是这样来的。

  笔者认为,曹副省长的所谓“真话”只说对了50%。最经典的反对声音,就是刊发在财新网微博上的“社科院李扬回应湖北副省长担忧房价下跌:‘谁让你过去搞太高了!’”。曹副省长撇开了房价暴涨背后的地方失责,却大谈政府和金融系统害怕房价下跌。这就像一个不负责任、欠了一屁股债的人,极力回避如何偿债,反而大谈偿债会让他和家人的生活是如何的悲惨云云。

  作为政府官员,能讲真话的曹副省长很可爱,可谓前进了一步,但没有脱离官员谈论房地产的言论级别和范畴,说白了仍旧站在地方政府利益的角度,分管城建的曹副省长难以离开办公椅讲话。值得注意的是,官员讲话,向来谨小慎微,触及敏感话题更是如此,为此丢掉乌纱帽的大有人在,想必曹副省长也深谙此道。笔者认为,联想到近期国家对于楼市的表态来看,这或许是一个信号。

  “必须遏制地方政府炒地”,这是近期新华社和《人民日报》两大央媒相继发出的、掷地有声的呼喊,如此力度的批判很罕见。历史上,在拉动经济和税收、改善城市外表和提振政绩上,论轻松、论显著,找不到可以匹敌房地产的第二个产业了。但长期躺在这个功劳簿上,养成的吸毒式的依赖、温水煮青蛙的惰性,让刮骨疗伤的转型渐行渐远。祛除楼市“绑架”,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绑架不仅让转型受挫,楼市这个庞然大物“大而不倒”,已到了绑架系统性风险是否会爆发的地步。就地方政府而言,过去GDP竞赛下,拼命地做大楼市,甚至制造“鬼城”,也在所不惜。更甚者,捅个“大而不倒”的篓子,达到让上级非救助不可的地步,才是最优选择。从这个角度讲,遏制楼市依赖下地方政府的变异行为刻不容缓,而曹副省长的楼市“情怀”或许是一个信号。

  • 责编:采集侠